4、让我摸摸(1 / 4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齐琪的工作室属于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,当初筹建时沉宜也投了一小笔钱,这么说来,她也算是半个合伙人。

  工作室在二楼,沉宜不愿意等电梯就选择走楼梯,上楼时恰巧碰上霍宇送两位师傅离开,看样子应该是刚搬过什么东西。

  她侧身让师傅们先过,好奇地问道:“工作室置办什么新物件了?”

  霍宇接过她手上拎着的袋子,打开看了一眼,里面有两杯咖啡,正是他和齐琪常喝的口味。他也不客气,直接拿出自己的那杯喝了一口:“就工作室这经营状况,她能舍得买什么?那把破椅子我都修了三次了,她还舍不得买新的……”

  “霍宇!!!你这个小人!!!一天到晚抹黑我!!!看剑!!!”沉宜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,身上的围裙沾染了各色的颜料,手里握着一支毛笔朝霍宇的胸口刺去。

  霍宇灵活地躲开,举着咖啡杯哇哇乱叫:“停停停,休战。财神爷送咖啡来了,咱先歇会儿。”

  “哇!还是贝贝最好了!是我最爱喝的拿铁!”

  齐琪说着就要上前抱住沉宜,丝毫不顾自己此刻的打扮合不合适,沉宜今天穿的浅色系的衣服,对某人这五颜六色的围裙敬而远之。

  沉宜被这两人闹腾得头疼,她和这两个家伙的性格天差地别,大多数时候她就静静地看着他俩斗嘴拆台。

  大厅内,一个包装完好的纸箱靠在墙上,从纸箱大小和形状来看似乎是一副画。

  刚刚的提问还没有得到回答,她又问了一遍。

  齐琪正拽着霍宇的胳膊掐架,听到这话,望着霍宇无奈地耸了耸肩:“我说吧,她就是贵人多忘事,哪天寄存在这里的画被我全拿去卖了,她都不知道。”

  “前段时间我不是跟你说了,工作室有几幅画要拿去画廊展出,其中就有你画的那幅《瘾》。”齐琪喝了一口咖啡,然后把杯子递给霍宇让他帮忙拿着。

  “旁边就是桌子!”

  “拿一下,小气死了。”齐琪撸起袖子开始拆箱子,原本还要再多展出几天,但因为昨天一通电话打过来有人要买这幅画,三方沟通了一下,决定还是先把画送回来。
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