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、索吻(男二)(1 / 4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沉宜本以为自己和陈鹤青表面上的交集应该止于那幅委托的油画,当两人的合约完成,也就意味着再也没有正大光明见面的理由。

  但事实并非如此,陈鹤青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,竟然盯上了齐琪的工作室,说是要谈合作。

  齐琪腿伤,霍宇又对陈鹤青不知道哪来的敌视,这个重担自然就落在了她的肩膀上。

  一晃时间来到五六月份,作为全国知名院校,向来每年的美院毕业展都受到极大的关注。展览期间,美术馆会对外开放,接待来自全国各地的参观者。

  方胤博前段日子一直没有怎么休息,最近他要参加毕业答辩,干脆请了几天假,前前后后也帮着沉宜布置她在美术馆的席位。

  沉宜对方胤博的感情是复杂的。

  说放手,这么久的感情她舍不得,尤其她忘不掉出事时,方胤博朝她扑过来舍命护着她的样子。

  面对死亡的威胁,方胤博的行为带给她生理以及心理上的震撼,她由衷地感激他、敬重他。

  不放手,她的内心又在接受来自道德的谴责和煎熬。

  沉宜敏感地发现,方胤博不再回避她的某些亲密接触,甚至会主动靠近。

  但是和陈鹤青真正做过之后,内心的负担反而让她不敢去过分挑逗方胤博。内疚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,她担心自己在兴头上喊错人那就彻底完蛋了。

  今天是展览第一天,沉宜特地化了全妆,早早的就来到场馆外等待开馆。

  车内,她拉下副驾驶的镜子,翻出唇膏,旁边的方胤博咳嗽了一声,撅着嘴巴:“唔。”

  她好笑地用余光瞥了他一眼,手上的动作没停:“今天不是亲过了嘛。”

  “那个是goodmorningkiss,现在这个是luckykiss。”他干脆半个身体凑过来,执意要她亲他。
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