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、吃醋(微h)(1 / 4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沉宜为自己莫名其妙的占有欲感到可笑,说到底这段见不得光的关系根本不存在忠诚,她比谁都清醒。

  娇嗔着斜了一眼方胤博,醋意满满地说道:“我怎么不知道你认识那么多类型的女孩子哦~”

  方胤博握紧她的手,凑到她的耳边小声解释,沉宜亲昵地拍了一下他的胳膊,假装不要再理他。

  顾洁玲见小情侣打闹,笑着对陈鹤青打圆场:“让你见笑了。前段时间这俩孩子都忙,可能是许久没见面,好不容易腻在一起……”

  “没关系的。”

  “…如果你妈还在就好了……”顾洁玲遗憾伤感地长叹一口气,她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想象记忆里那张年轻漂亮的脸衰老时的样子。

  小雅永远停留在了过去,而她如今早已迈入更年期,身材渐渐走样、皮肤不再紧致。她被迫不停地往前走,离小雅越来越远。

  “对了,现在年轻人结婚不是有证婚人吗?鹤青不仅是胤博的学长还是领导,跟贝贝也算是打小认识……”

  “妈……”沉宜虽然跟方胤博咬耳朵,但是注意力就没从顾洁玲那里撤回来。

  母上大人每说一句话,她就觉得陈鹤青要在心里多嘲笑她一分。

  前段时间她是忙没有错,确实也没有和方胤博约会,那完全是因为空闲时间她在跟陈鹤青待在一起啊!分身乏术,哪里有精力再和方胤博周旋。

  她倒是希望把自己劈成两半个,一心二用地同时照顾到现任男友和出轨对象。

  至于证婚人?

  沉宜小心翼翼地瞟了陈鹤青一眼,且不说他愿不愿意,就是他们叁个人的关系有些复杂,证婚人请第叁者,这大概是想证明这段婚姻的不幸吗?

  陈鹤青淡漠地回望她,眼神愈发冰冷,沉宜躲开视线,忍不住撇撇嘴。
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