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、边走边指奸(微h)(1 / 4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沉宜用食指沾取了一点白色液体,眼珠一转,伸手朝陈鹤青的唇瓣抹去,陈鹤青虽然反应迅速,握住她的手腕扭头躲避,但还是弄脏了他的唇角。

  他冷着脸一言不发,视线牢牢锁住她,她被看得浑身不自在,试图将手腕从男人的掌心抽回来:“开个玩笑嘛,你年纪比我大,该不会还要跟我这个小女生计较吧。”

  陈鹤青眯起眼睛:“话里话外,在说我老?”

  “我可没有说!”沉宜就算是心里真的这么想,她也不可能这么不识趣地当着陈鹤青的面讲出来,乖巧地眨了眨眼睛:“刚刚只是想让你也尝尝冰淇淋的味道……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“我发誓下次再也不……唔……”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陈鹤青欺身而上,推着她压在车后座亲吻,她一只手被桎梏在两人身体中间,另一只手还拿着小杯子,里面装有未吃完的甜筒。

  习惯性地勾住他的脖颈,冒着凉气的塑料杯就贴在他的脑后,唇舌间还留有浓厚的奶香味,连带着这个吻都变得香甜起来。

  陈鹤青毫不费劲地顶开沉宜的贝齿,舌尖探入她的口腔,湿滑的舌头彼此交缠在一起翻搅出暧昧的水声。

  他的手揽在她的腰间,衣服摩擦发出细微的声响,两人的体温逐渐上升。

  沉宜的鼻尖充斥着陈鹤青的气息,如果两人再次在黑暗里相遇,她相信自己一定能仅凭气味就认出他。

  察觉到对方的撤离,她不满足地半睁着眼睛,手腕向下按压他的脖颈,伸出小舌头去追他的唇,粉嫩的舌尖在两片红唇间灵活地蠕动,细细舔舐着刚刚被她抹了冰淇淋的嘴角。

  甜的。

  她像是一只贪吃的小猫咪,馋到要去舔舐主人还残留着食物香味的嘴角,舔完她还舔了舔自己的嘴唇,抿了抿仿佛在琢磨是什么味道。

  陈鹤青的手掌在她的腰窝附近轻柔地抚摸,沉宜痒得不行扭动着身体往他的怀里钻,四目相对,她突然僵住身体,明显感觉到一个硬物抵在自己的下腹。

  彼此已经探索过太多次对方的身体,大多时候沉宜只是和陈鹤青亲吻就能湿透,她此时说不出任何挑衅对方的话。
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