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9、压在椅子上后入(h)(1 / 4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“不是的……”

  黑色的裙摆被卷起堆迭在沉宜的腰间,壮硕的性器拍打在她的臀部,透过玻璃上的反射,她可以隐约看见一男一女挨得极近。

  身体上下交迭在一起,不留一丝缝隙。

  她趴在椅背上,浑圆受力被挤压变了形,虽然少了衣服的遮蔽,但她一点也不冷,反而因为身后有源源不断向她输送热量的热源,皮肤表面冒出细密的汗水。

  陈鹤青拨开内裤,龟头顶在湿润的穴口轻轻滑动,细腻光滑的软肉缠咬着龟头,汁液裹满了阴茎的前端。

  掰开臀肉,单手掐住她的腰侧,挺腰将性器入了进去。

  湿滑温热的穴道紧紧咬着粗长,他的胯骨一下又一下地撞上丰满的臀部,沉甸甸的囊袋拍打在她的大腿根。

  后入的姿势让沉宜更加敏感,她双手抓住椅背,身体随着撞击前后摇晃:“唔……轻一点呀……啊啊……”

  尖锐的快感不断地刺激陈鹤青的神经,他扯住华丽精致的胸链,沉宜顺着力道往后仰,腰却不得不塌下去以便迎合每一次的操干。

  细长的链条在娇嫩的肌肤上留下浅淡的红痕,被他握过的地方也浮现出鲜红的指痕,这些痕迹凌乱无序。

  喘息声被撞碎,她的软声求饶无疑更能激起陈鹤青的兽欲。

  他本以为自己可以随心所欲地压抑自己的欲望,事实上,他高估了自己的克制力以及低估了沉宜对他的影响。

  顶撞的力道和速度逐渐失控,沉宜脸上的神情恍惚,嘴巴无意识地微张,津液从嘴角溢出,滴落的唾液拉出长长的银丝。

  洁白的椒乳被椅背压出深深的痕迹,冰冷的材质陷进柔软的乳峰。

  陈鹤青掰过沉宜的下巴,一边操干软烂的小穴,一边和她缠吻,小屁股被他撞得红肿不堪。
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