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7、怎么惩罚他(h)(1 / 4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“你这么不坦诚,你的学生们知道吗?”陈鹤青宽厚的手掌包裹住沉宜略微小一圈的手,按压在白净的乳峰上揉捏着乳肉。

  “你这样要怎么教学生,嗯?”

  沉宜被戳穿,她恨不得立马转身堵上陈鹤青的嘴,单手支撑着身体羞愤地让身后的男人闭嘴。

  “你……不许说话……还有,这根本就是两回事儿……”

  大脑全部的思绪都被快感占据,一时之间她没能立即想到具体反驳的话。

  “不说话,那可以只做么?”龟头抵着小珍珠缓缓地揉动,酥麻的快感很快从腰腹间升腾,陈鹤青低头亲了亲沉宜裸露的半边香肩。

  薄唇贴着肌肤,舌尖小幅度地舔扫,吮吸着留下亲吻的痕迹,白皙的肩膀上开出一朵朵粉色的桃花。

  乳、肩、私处都在被不同程度地挑逗着,他在她的身体上四处点火,以这样卑劣的手段企图拉着她一同沉入欲海。

  沉宜无力招架地轻喘着,恼火地冲他凶道:“你都做了还问我!”

  她的“张牙舞爪”有些像小奶猫的故作凶狠,自以为可以吓退敌人,实际上在人类看来可爱至极、毫无威慑力。

  哪怕被咬上一口,也不痛不痒。

  陈鹤青低笑了两声,今晚就连他说话的声音都带着两分醉意,再普通不过的话都像是在说情话:“你如果真的不愿意,我不会强迫你。情趣和犯罪,我还是分得清楚的。”

  他双手托起沉宜的臀瓣,把她的两条腿并拢,让她用大腿根夹住阴茎。

  肉棒和大腿根不断地摩擦,湿滑的龟头戳在皮肤上留下一个浅浅的肉坑,阳具抽出这个坑又会恢复原样,徒留一片黏腻。

  乳肉在两人的手掌之中被挤压蹂躏,白皙的乳峰上浮现凌乱无序的指痕,乳粒硬得像一颗小石子摩擦着沉宜的手心。
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