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8、自己抱着腿被操(h)(2 / 4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还没等她高兴完,他伸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不让她再有闪避的机会,低头强势地吻上她,舌头闯入她的唇齿间四处扫荡。

  她微微张着嘴,分泌的津液来不及吞咽,混合着他的从嘴角流出,顺着脸颊往两边淌全都落入他的掌心。

  舌头被用力吸着,从舌根开始发麻,她呜咽着想要获得喘息的空间。

  陈鹤青在沉宜快要被掠夺完氧气前的一秒放开了她,舌尖轻微的刺痛提醒着他,眼前这个人是多么得会招惹他。

  大拇指帮她擦去脸颊上残留的唾液,随后直起身握住她的小腿往上抬向她胸口压,声音低哑:“抱住。”

  沉宜几乎被对折,全身上下仅剩下内衣,美好的肉体格外赏心悦目。

  她睁着眼睛看向陈鹤青,忐忑地等待他的下一步动作。

  内裤早已湿到不能再湿,她怀疑脱下来拧一拧还能挤出水,小巧的法式胸衣薄薄的一层布料,就连突起的乳头都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  陈鹤青扶着粗长的性器,猩红的龟头沿着内裤的边缘滑动,在大腿根留下他的印记。

  不碰敏感点,而是围着敏感点的周围研磨,沉宜一时之间不知道到底是在惩罚谁。

  她娇喘着将腿搭在他的肩膀上,脚跟踢了踢他的后背催促道:“别玩我了,快点进来。”

  陈鹤青将她的腿重新压回去,否认是在玩弄她,冠冕堂皇地解释道:“前戏不够会受伤的。”

  她都湿成这样了,哪怕他现在直接这样插进来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。

  沉宜咬住下唇,脸颊翻涌着潮红。

  被气的。
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