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、被压在门上(1 / 4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卧室内没有开大灯,只有床头亮着一盏小夜灯,沉宜屏住呼吸,脊背紧贴着门板不留一丝缝隙,陈鹤青靠得太近,将她完全圈在怀里动弹不得。

  她的体温还没降下来,此刻又有一个像火炉一样的热源笼罩着她,两人周围的空气仿佛被高温蒸腾到扭曲。

  沉宜抗拒地去推陈鹤青,奈何她手臂力量小,对方又人高马大的,她推到累了,陈鹤青还一动不动。

  “他是我的男朋友,我不和他接吻,难道跟你亲?”沉宜甩了甩手腕,用力捶了一下陈鹤青的胸口,结果疼的还是自己:“这么硬干嘛,痛死了。”

  她这点力道对于陈鹤青来说不痛不痒,他握住她的手反扣在门上,掌心从下往上推开她攥成拳头的手指,然后十指相扣。

  他眼睑低垂,抬起她的下巴,眼睛里闪过薄薄的愠怒:“我倒是不知道你和他什么时候又这般恩爱了,记得不错的话,前两天我们刚好亲过。”

  “不记得。”

  “不记得也没有关系,现在我们来重温一下。”

  陈鹤青恶狠狠地吻上她的唇,风卷残云一般强势夺走她所有的氧气,唇舌博弈,一个猛烈进攻,一个毫无招架之力。

  沉宜不明白陈鹤青有什么好生气的,又有什么资格来质问她,牙齿磕碰到唇角,口腔里弥漫开淡淡的铁锈味。

  她扭头避开他的掠夺,他抬手摸了摸破皮的唇角,四目相对之下,房间里安静得可怕。

  沉宜咽了咽唾液,直视陈鹤青的眼睛企图从中找出一点点他情绪波动的原因,一开口声音变得意外的沙哑:“陈鹤青,我会谨记自己在这场游戏里的身份,同时也请你不要忘记这场游戏因为什么开始。”

  我们彼此都不要越过最后那一道界线,保持现状,直到这个错误的游戏终结。

  你依旧是外人眼中洁身自好的陈鹤青,我还是和恋人相爱多年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沉宜,我们只在此刻相交、短暂的停留,最终奔向各自不同的结局。

  陈鹤青无法忽略心中的不快,大概是过往的人生经历都太过一帆风顺,只要他看上的目标,没有什么不能达成。
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